中文版  |  ENGLISH

四院风采

SIYUAN STYLE

母亲是那天上月

时间:2015.10.14
    算下来,已经七个年头没有在家过中秋节了, 因为感觉外面世界的丰富多彩,感觉对在家过中秋节千篇一律的无所谓,所以那七次中秋节对母亲打电话叫回家都是应付了事,要么说很忙,要么说距离太远时间太赶,忽略了电话那头的失落。
    今年开始工作,日子过得很安稳而踏实,离家里也近了很多。却开始在很多个深夜怀念家里老宅,怀念母亲呢喃的絮叨。曾经满不在乎的,曾经感觉无比乏味的,曾经讨厌的千篇一律的,此刻都是我心里浓郁的化不开的情愫。以前对于家里千篇一律的过节流程总是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,此刻却变成了内心最温暖的渴望。我是一个矛盾的人,在成长的岁月里一直矛盾的挣扎。小时候渴望脱离母亲的束缚,拼了命的想要长大。长大了独自在外工作却又害了病一样的一次次回忆母亲温暖的臂湾,怀念那些想哭就哭想闹就闹的任性。
    回到家里是早上九点多,刚刚下公交车就看到母亲还如往常一样在门口张望来往的公交车,看到我下车赶紧跑过来接过我大大小小的所有行李。走进屋里,母亲还是往常一样已经把手工鸡蛋面下进锅里了。因为母亲有关节炎,很多次嘱咐她不要去擀面条包饺子了,但是她还是坚持我们姐弟仨不管谁回家都是进门的面条出门的饺子。看到简陋的院子里种的花草果树被一个简朴的小花坛围起来,又多了几种花草。桂花浓郁,凤仙安静,菊花幽美。柿子树枝头挂满了黄澄澄的果。挂在架子上留作种子的苦瓜已经熟透变成了金黄色。一个简朴的小花园,却充满了秋天收获的味道。和谐,美丽,和这个节气,这个天气完美融合。恍恍惚惚间,想到小时候,我也在院子里养了几颗花,却被母亲以妨碍她种菜的理由拔掉了。那时的我们还小,眼里的母亲的是不知疲惫的女超人,白天和父亲一起做着重体力劳动,晚上回家洗衣服做家务,还要在深夜给我们织毛衣线裤,第二天和父亲一样早起又去忙碌。那时家里没有小花园,连菜地里的草都是她抽阴雨天拔掉的。那些年,那样贫穷的家境,让母亲变得无所不能。我从来不知道她当时有没有哭泣过,有没有崩溃过。但是我知道她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养育我们姐弟三人上。
家境开始好转后,我们又陆陆续续到外地读书,母亲的生活也开始渐渐变得悠闲,不需要再做繁重的体力劳动,不需要做那么多的家务。但是她勤劳忙碌已经变成融入血液里的习惯了。她开始摆弄养护那些花花草草。父亲半吃醋半开玩笑说自己在母亲心里的地位一直不高,我们在家时候我母亲心里满满的全是我们姐弟三人,我们陆续离家,她的心中又满满的都是她的花花草草。她现在是把那些花花草草当成我们姐弟三人伺候了。
掏出给母亲的礼物,一个很普通的银手镯,母亲先是责怪我刚刚开始挣钱就乱花钱,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戴上,去向父亲炫耀,话还没说完,她就哭了。仿佛她这些年的付出就在这个微不足道的镯子里得到回报了。即便这个微不足道和她的付出相比不足千万分之一,她还是很满足。此刻感觉母亲,就这样,她真的老了,需要我来为她撑起她心里的那片天。
晚上,尽管姐弟三人只有我一个回家,母亲还是执意做了满满一桌子菜。看着她忙忙碌碌的进进出出却不要我伸一下子手,看着她曾近引以为豪的乌发鬓角已经变成花花白白的一片,酸楚之感一下子涌出,差点忍不住落泪。抬头看见无比盈满的月亮,我知道她过两天就会渐渐亏缺,就像我们的母亲,曾经也是我们心中的女超人,无所不能无所不会。但是她会老去,她会越来越依赖她的孩子们,她会慢慢变得容易满足。但是我们也知道,其实月亮从来不曾变化过,变化的只是我们的心境和所处的环境。母亲会老去,但是她对我们深沉的爱永恒亘古不变。
上一篇:港风渐远 下一篇:初秋之语
网站首页 |  企业邮箱 |  网站地图 |  隐私与安全 |  法律声明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杨园和平大道745号 邮编:430063 电话:027-86812844 (传真:027-86811444) E-Mail:postmaster@crfsdi.com ICP备05009172号
推一把28推百度